首页 > 网游小说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510:时隔一年的报复

作者: 这很科学啊

    “啊?”IG的分析师觉得红米言过其实,当即反驳道:“剑魔这次重做,简直就是烂到家了,怎么可能登上职业赛场?”

    “我觉得也是,试了两盘,玩起来是真的别扭!”

    “和之前那一版相比,新剑魔实在太笨了!”

    和他抱有同一想法的还有不少人,甚至连某几个队员都纷纷点头,赞同病友分析师的看法。

    在此之前,韩服已经使用了两天8.13版本,剑魔胜率在韩服直接排名倒数,对于新版亚托克斯,从青铜到王者的普遍认知就是——笨比一个。

    甚至在补丁尚未实装时,一众剑魔玩家就怨声载道,声称拳头不顾玩家感受强行改动教他们玩游戏,和当年剑姬改版时的玩家反应差不多。

    特别是被稳健棍评价为‘有点菜,有点绿色’的剑魔绝活主播炽天使,更是义愤填膺,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三年之前的剑姬重做,直接废掉了当时收徒恰钱恰到手软的菲奥娜专精主播西门,因为英雄改版之后,他引以为傲的熟练度就没用了,和其他所有玩家一样,重新回到起跑线。

    剑魔也是一样,登不上赛场的冷门英雄,本来就是几个绝活哥主播在带着玩,更是以此作为自己的饭碗。

    拳头这一改,饭碗都砸了,那接下来可怎么活?

    电竞论坛上也是骂声一片。

    测试服数据一上线,全世界的玩家更是全气笑了。

    这都是什么猪鼻改动?

    Q【暗裔利刃】变成了三段,看起来范围伤害相当不俗,甚至还带击飞的小控制,但缺点也很明显——伤害太过依赖前两段的外沿剑锋和第三段的中心区域,除此之外的技能范围,输出都低的可怜,人会傻乎乎地吃完全部的三段Q。

    除此之外,W【恶火束链】具有强制位移效果;E【暗影冲决】的位移可以最多储能两段,不过每一段之间的施放也有冷却时间,除此之外,被动效果对小兵和野怪造成伤害也能给予剑魔回复倒是还不错。

    R【大灭】除了增加攻击力,还把老剑魔的血井复活机制给挪了过来。

    玩家一看,这不就是重装战士版的锐雯吗?

    无非就是把放逐之刃的灵活性改成了现在剑魔的吸血与复活机制。

    那锐雯能上职业比赛吗?

    很蓝的啦。

    他们认为同理可证,剑魔也别想上场。

    更别提重做之后的亚托克斯,从普攻到技能出手,抬手都是慢慢悠悠的,一卡一顿手感奇差无比,看起来就是一脸笨比模样。

    这是人能玩的英雄?

    原画做这么蟀,有什么用?

    本来就追求灵动的职业选手对剑魔更是无感,也难怪有几名选手附和IG分析师的看法。

    红米站在房间正中央,将训练室内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毫不犹豫的解释道:

    “剑魔刚重做的时候确实很笨重,不过拳头之后推出了两个热补丁,把剑魔给增强了不少……”

    他切换到下一张幻灯片,剑魔自身基础生命值得到了提升,Q【暗裔利刃】的伤害、施法长度和宽度都有了一定的延伸加强;E【暗影冲决】的被动治疗效果也获得了增强,甚至还可以用来重置普攻。

    “不成不成,”IG分析师在唱反调,“剑魔这是机制问题,他就上不了比赛,这点加强根本没用。”

    “怎么会是机制问题呢?”红米都快气死了,“这种战斗力不弱并且还有回复能力的重装战士,有多强你们不清楚吗?”

    姜成卢翻译的那叫一个信达雅,顺便还模仿了红米的语气,听起来格外真实。

    就算如此,依旧有选手和教练组成员将信将疑。

    真不是他们油盐不进。

    而是太相信韩服统计出来的英雄胜率了。

    职业赛场这么多年的惯例,胜率低的角色基本都上不了场,虽然都说排位赛与职业是两个游戏,但毕竟使用的英雄是一样的。

    浩如烟海的排位赛大数据统计出来的胜率可以很直观地反映英雄能力,大部分情况下,胜率低的英雄要么强度不够,要么机制有问题。

    少数几个能突破排位赛桎梏的英雄代表就是瑞兹和沙皇,他们对玩家熟练度要求非常高,而且队伍通过默契配合能给瑞兹找出分推机会,给沙皇腾出发育空间拖到成型期。

    这两点都是路人局单双排完全做不到的。

    但新版本剑魔有什么?

    单带分推?怕不是被上单四姐妹吊在天上打;后期团战笨得要死,站在前面当肉盾?

    眼见着还有人对红米的观点持反对态度,而且隐隐有争论起来的趋势,郭皓连忙过来打圆场。

    “大家没必要这样!”他站在后面身边,用这种方式隐隐中向自家教练表示支持。

    红米看到这一幕,面色稍霁舒缓下来。

    “一点意见不合罢了,现在各执一词,吵也吵不出什么结果吧?”郭皓大声说道,“这样,揭幕战反正是我们先上,打闪电狼那场,咱们拿事实说话,怎么样?”

    四周偃旗息鼓。

    “我的我的……”IG分析师冷静下来,忙不迭向红米道歉。

    刚才就属他吵的最凶,现在想来属实是没必要。

    红米辛辛苦苦过来给他们讲版本,原来人家就没这义务,即使观点再不一致,也不应该做出方才那种反应。

    再仔细一思忖,这才多大点事儿,前几天都是小组赛,大家慢慢试版本就是了,反正影响又不会很严重。

    这下休息室里剑拔弩张的气息消散一空。

    “好了好了,我继续说吧,”狗八赶紧顶替红米上台,“剑魔这个事情搁在一边,剩下值得我们注意的版本更新内容就是青钢影E【钩索】的伤害被砍了一截,主E的上单打法基本没了;佐伊W技能也迎来了削弱,不过看起来不会威胁到英雄强度……”

    上单重视肉搏,一点点血量差距都有可能被滚动雪球,而且青钢影之前都是主E,现在被砍了一刀,让原本在上路面对猛男猛女就很吃力的卡蜜尔雪上加霜。

    相比之下,天山童姥佐伊就没那么伤了,本来W【窃法巧手】也是最后才点满的,前期都是点1级就够用,这个技能被削一点属性也影响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酒桶和皇子这两个英雄都迎来了增强……”

    狗八话说到这里,小兲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

    酒桶和皇子,这可是他的拿手绝活!

    “别太乐观,”狗八也注意到蒜头王八的反应,连忙提醒道,“皇子之前削弱的几点初始护甲不还回来,前期刷野还是有点伤,对拼能力也没有那么强。”

    “不过酒桶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次W【醉酒狂暴】冷却变成了固定的5秒钟,相较于原来版本,前期有了很大增强,配合8.7版本W和Q技能法强收益的提升,估计也重回赛场T1。”

    林燃扫了一眼,红米准备的资料非常充分,这次酒桶加强,他还把一个多月之前的8.7版本补丁也放了上来,搭配在一起,让在场的选手能够更加直观地感受到这两个改动为古拉加斯带来了多么大的增强。

    他目光停留在8.7版本中的‘【醉酒狂暴】为古拉加斯提供额外的伤害减免效果,每100法术强度减伤4%’上。

    “现在是不是真的要做AP酒桶了?”他心思活络,如果能有新的AP打野来和岩雀竞争,那就意味着更多的物理输出英雄可以出现在中路了。

    那发挥的空间可就大多了。

    “没错,原本酒桶都是出一件符能回声打野刀,然后做肉装和骑士之誓这样的辅助装备,”狗八点头应是,“如今我的建议是出中娅和鬼书这样的法强装备,毕竟W【醉酒狂暴】改版之后,只要法强上去了,坦度也有一定的保障。”

    在场的一众选手思考片刻,也同意YM分析师的看法。

    在强调前期碰撞与对攻的版本里,酒桶走纯输出的威胁毫无疑问要比肉装大上许多。

    “最后一个点,8.11出场的派克在这个版本也有一定的加强,主要集中在E和R这两个技能上……不过我是不看好这英雄出场,弊端还是太大。”

    杰克铁粉、LGD在召唤师峡谷的化身、绰号水鬼的派克在季中赛版本后就进入联盟,职业赛场一直无人问津,主要是机制问题没办法出肉装。

    现在的比赛不像是S6婕拉和火男盛行的版本,不需要辅助来补伤害,能提供控制和坦度就好。

    这两项要求,派克都无法满足。

    不过派克在排位赛特别是病友局倒是非常火热,主要是那分段的人不太喜欢玩辅助,派克这种能K头能秀操作的英雄倒是很受欢迎。

    林燃想到这里,狗八已经将幻灯片切换到最后一页。

    此时RNG打野卡萨突然提出问题,他起身和狗八讨论起AP酒桶是否要带掠食者符文,林燃趁着这段时间,看起最后一段版本更新内容。

    【鬼索的狂暴之刃】被砍了。

    当前的这一版羊刀根据普攻可以叠加层数,提升法强和攻击力。

    但现在这两项数值都被削减了不少。

    “这不是在逼着我们改打法吗?”乌兹显然也看到了这条改动,当即一个国际后仰,满脸都写着不爽,“瞎改什么啊?”

    这个改动对他来说就是史诗级削弱。

    乌兹最喜欢出羊刀+飓风的艾迪西,这种对走A要求极高的射手英雄与自身相性相合,只要活得越久,输出打的就越高。

    目前RNG的打法也是这样,只要以乌兹为核心,团战保护好ADC就行,他能将对方全部射穿。

    杰克在旁边嘿嘿直乐,笑得非常猥琐,要是让女观众看到,估计要当场脱粉。

    和乌兹的打法截然不同,大部分情况下,柴犬只需要一股脑将所有的输出爆发全部打出去,而后交给队友来处理就行。

    他很少去当队伍的绝对核心输出,这是杰克和乌兹的本质区别。

    柴犬打完一套输出后被集火到泉水,YM依旧能赢,林燃和其他队友可以收割战场;但乌兹一旦阵亡,RNG大半几率要输。

    换而言之,乌兹对羊刀的需求要高于杰克和其他艾迪西。

    可以这么说,拳头就是在砍乌兹和RNG。

    没办法,从春季赛后半段开始,乌兹就展现出离谱的联赛统治力,尽管最后没能翻过YM这座山,但他还是吸引了拳头的注意力。

    虽然主要任务是削弱YM,但顺便给RNG来一刀也是很合情合理的吧?

    ……

    林燃穿着一身稍显宽松的运动装,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跑到酒店门口,在朝阳的映照下,能很轻易地看到他两额头上沁出的汗珠。

    餐厅的早餐才开始供应没多久,他拿了包子和鸡蛋,顺便再盛一碗冒着热气的豆浆,舀一勺白砂糖进去,找了个座位先缓一会儿。

    这家皇冠假日酒店地理位置相对来说比较偏僻,旁边是大连体育中心和一些公园海岸之类的景点,再加上价格不算亲民,正常商务人士出差也不会住在这里,他们在市区有更好的酒店选择。

    今天还是工作日,来这附近旅游的游客寥寥无几,如今餐厅里根本没多少人——职业选手也很少像林燃一样早起,大多还赖在房间里睡觉补足精力。

    林燃将臂包里的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软件里显示的运动强度,倒是对自己很满意。

    他和苏橙合照的屏保上方浮现着时间——7月5日早7时17分。

    距离洲际赛开幕还有不到7个小时。

    他出去跑了三公里,现在神清气爽,状态保持的相当不错。

    林燃趁着自己休息的间隙,翻看着电竞论坛。

    如今比赛临近,各大赛区的夏季赛也相继暂停,所有观众的目光都集中在亚洲与欧美对抗赛上了。

    实际上除了五大赛区之间的比赛,LJL(日本赛区)、OPL(大洋洲赛区)这样的外卡也有洲际赛,不过关注人数终究还是太少。

    这段停赛日,观众都没什么事情做,论坛里全是明目张胆水经验的。

    林燃跳过一个讨论周杰伦在国内乐坛地位的水帖,总算找到了组织——2018洲际赛前瞻:揭幕战YM对阵FW,能否为LPL赢下开门红?

    他点开帖子,目光向下扫着回复。

    【YM给爷杀,我还记得去年高雄洲际赛那恶心人的观众】

    【有一说一,那群弯弯观众确实搞人心态,看见他爹夺冠还直接跑,本地帮会真是太没礼貌了!】

    【输韩国勉强可以接受,把LMS往死里打就完事了】

    【什么叫输韩国勉强可以接受?今天输一局直接给它开大会!】

    【小组赛输就输了,反正有淘汰赛可以打,藏招留到决赛用有什么不好?】

    【就没人关心8.13版本第一战吗?重做之后的剑魔绝对不会登场,有人选这个笨比我吞一斤翔!】

    林燃看到这里就退了出去。

    他还在吃早餐,害怕看到后面的内容引起生理不适。

    叼着包子,草草浏览着后续的帖子,林燃发现论坛里的观众对LMS赛区近乎到了仇视的地步。

    今年来关系日益紧张,再加上去年洲际赛并不愉快的经历,都让网友义愤填膺。

    他觉得呼吸调整的差不多,收起手机准备好好吃饭。

    这时候拳头中国的负责人文森也走进了餐厅,他和林燃都很熟络,知道这人和一般职业选手的作息不一样,当即见怪不怪端着餐盘走过来。

    “起这么早?”林燃随便找了个话题。

    文森露出苦笑,“睡不着,也不知道下午开幕式会不会出问题……”

    由于今年洲际赛在大连举办,他身为拳头中国的赛事负责人,需要带领团队全程沟通场馆租用、灯光舞美设置、酒店安置以及所有的开幕式设计环节。

    拳头中国福利和薪资水平一流,别的地方只能带薪拉屎,这里可以带薪上分打游戏,当然这仅限于闲暇时间。

    最近这一个月,文森基本每天只能睡5个小时,甚至连刚生产的妻女都来不及照顾,每周都往返于上海和大连,为的就是保证洲际赛不出问题。

    今天就是验收成果的时候,他自然很紧张。

    “不过忙完这次洲际赛,我就能休息两年了,”文森嘬了一口咸辣豆腐脑,觉得自己总算活了过来,“起码到S9结束,拳头都没有在中国办官方赛事的计划。”

    林燃剥着茶叶蛋,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文森,你大学在哪儿读的?”

    “……本科在国内,phd在约翰霍普金斯。”文森狼吞虎咽,咬了一大口肉包子。

    他虽然面相年轻,但是论岁数,也不比先前离职的春丽小多少,

    “那太好了,”林燃将话题继续往下延伸,“我对象读完本科应该也得去美国,你到时候能帮忙介绍点经验吗?”

    “成啊,”又不是什么大事,文森当即答应下来,“等我忙完洲际赛吧,到时候会比较闲。”

    两人吃完早餐,文森要赶紧出发去现场监督开幕式准备工作,而林燃则回房间洗澡冲凉,再跑到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热手。

    等到午后时分,这里已经坐的满满当当。

    键盘与鼠标清脆的敲击声在房间内回荡,职业选手们分秒必争,都想趁着上场前的最后时间再找找状态。

    “走了走了,把你们的包背上,一刻钟之后大堂集合!”波比拍拍桌子,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

    林燃刚好打完了最后一盘Rank,坐在电竞椅上伸了个懒腰。

    一上午四胜一负,他之前被托儿所连累的韩服排位分数即将重回一千大关。

    把键盘和鼠标从USB接口上拔下来,连同鼠标垫一齐卷起来塞进身后背包里,封好拉链把包往双肩上一背,跟着其他人一块儿去了楼下。

    到达大连体育中心体育馆就是半小时之后的事了。

    和去年一样,休息室也不按照战队来划分,而是一个赛区一间大屋,文森他们还给安排了几台电脑,以备不时之需。

    “先把外设都拿出来,然后排队往化妆间走!”

    有个染了粉头发的拳头员工在催促着,“都抓点紧,我们时间很紧张!”

    12支队伍的选手以及主教练都要带妆上场,一群人将化妆间挤得水泄不通,林燃刚找了个位置坐下,就听到可汗那独具一格的嗓音在喊西八儿,中间还夹杂着柔和的弯弯腔。

    “哭夭,枫棠你现在是真的逊奥……”卡萨和闪电狼的老队友好久不见,还在寒暄调侃。

    “咖薩你不要酱紫讲啦,今天才是枫棠的受难日,”蛇蛇笑的天真无邪,还用力拍拍自家中单的肩膀,“对阵世一中吼。”

    “浩轩你和燃哥关系好啦,今天能不能拜托他下手轻一点?”Maple还想让林燃给他放放水。

    卡萨笑容看起来很纯真,倒三角身材除了稍微瘦了点,基本找不到什么大猫饼,“他就坐那里啊,你自己去了好啊。”

    枫棠自然是不会真来和林燃说什么放水之类的话,要是铁杆好兄弟那还行,大家当个玩笑就过去了,可问题两人之间并不算熟络,说这没头没脑的话不止会让自己落入下乘,还要平添几分尴尬。

    由于化妆的人实在太多,加上妆容又不用像影视剧里那么精致,选手上妆的速度都很快。

    林燃很快就和其他战队的代表一起站在后台等候区,准备待会儿按照昨天彩排时的安排踏上舞台。

    稍稍瞥一眼,他就发现三面看台上都没坐满。

    “啥情况?”林燃一头雾水,两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人气产生怀疑,“观众这么少的吗?”

    文森也挺无奈,“赛程安排的太紧凑了,洲际赛一共就四天,半决赛和决赛肯定要放在周末,那开幕式只能在周四了。”

    “工作日、郊区、大连、洲际赛小组赛,四个因素加在一起,你觉得上座率能高吗?”

    倒不是说大连不好,而是这座海滨城市的电竞氛围和上海那种天天都有各种电竞比赛的地方没法比。

    要知道,工作日这种比赛的主要受众就是学生党。

    大连这边高校数量也没多少,再加上这不过是场小组赛,就算是YM铁粉也没多少跟过来看的。

    偏偏整座中心体育馆可容纳18000人,也算是东北这片比较大型的室内场馆了,两相对比,更显得现场有些空旷。

    “不过这场馆可比去年好多了……”林燃对17年的高雄洲际赛记忆犹新,不止是观众的反应,破旧的比赛场馆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时台下几百个人,就连观众席都是现搭建起来的,主办方恨不得让弯弯自备板凳马扎过去。

    “那是,”文森听林燃这么说,立马昂首挺胸,一脸骄傲,“咱们办比赛用的场馆,那都得是最棒的!”

    此时,三面看台上突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

    尽管场馆空旷,但是这几千人还是拿出了自己最热情的那一面!

    “准备上台了,你们记得按照昨天布置的路线上去!”

    文森收敛神色叮嘱道。

    “这里是中国大连!”主持人任栋面对镜头朗声说道,“各位现场以及屏幕前的召唤师,欢迎来到2018亚洲对抗赛的比赛现场!”

    “去年,LPL赛区在高雄捧杯,今年,三个赛区12支队伍再度集结,为了赛区荣耀而战!”

    任栋手臂一挥,“首先,让我们有请战队代表登场!”

    “来自LMS赛区的春季赛殿军,Machi战队!”

    身高一米九,膀大腰圆看起来像是练健美的弯弯大胸弟摆着双臂就从后台走了出去。

    “我去……这体格能不能一拳打死我?”阿光都怕了,这体型和当年的咏春·死亡宣告都可以相提并论了。

    “不行,”乌兹一脸严肃,“这都是死肌肉,说不定还打不过我。”

    林燃回了一句:

    “这一米九200斤的大块头,都能把你抱在地上摔。”

    “呵,”乌兹歪嘴一笑,表情邪魅狂狷,“真的吗,我不信。”

    “只要没打过,那就是五五开。”

    林燃这次是真无语了,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乌兹估计是被卢本伟影响的不浅。

    那个堪比死亡宣告的弯弯一路上还和现场观众挥手致意,脸上露出自以为迷人的笑容。

    不过观众席毫无波澜。

    没有掌声。

    没有欢呼。

    甚至也没有嘲笑。

    数千名观众集体摆出了无视的姿态。

    这是一场默契的报复。

    他们将一年前高雄展览馆的那一幕复刻下来,原封不动还给了LMS。

    去年就参加洲际赛的林燃、乌兹和宁王就差为观众鼓掌了。

    观众少点芜所胃,这反应让他们直呼舒服了。

    弯弯上单愣了一瞬,最后乖乖收了笑容,略显拘谨的站在舞台侧面。

    他整个职业生涯,就没踏上过这么豪华的舞台——此刻脚下踩着的舞台还播放着Machi的动态队标,看起来很是炫酷。

    主持人任栋目睹观众反应,也不好多说什么,现在任何反应都有可能引发副作用。

    站在后台的文森倒是挺解气,不过旋即而来的就是些许尴尬。

    站在他的角度,如何处理这件事确实是个问题。

    “让我们请出LCK春季赛殿军……SKT!”

    李相赫露出礼貌性的微笑,从容不迫踏上主舞台。

    不过林燃从他挥臂动作上就能看出李相赫有些紧张。

    估计是怕被现场观众再度无视。

    那面子可就丢大了。

    现场观众这次没针对他,对这个曾经的世界第一中单,观众还是给予了热情的掌声。

    接下来,IG、RW、KT、KZ等队的代表轮番登场,观众反应相当正常。

    只有在面对LMS赛区代表队时,他们才会选择静默。

    【帅帅帅!就别吭声,报复回去就完事了!】

    【还踏马跟观众挥手,你谁啊?】

    【过了过了,有失风度啊】

    【LCK熟人这么多,戴先生、可汗、李哥和Kuro都是好兄弟,LMS除了闪电狼的蛇蛇,其余人我真不认识啊!】

    【就是,这能怪我们?你自己赛区里连个像样的明星选手都没有,不认识的人我们不鼓掌,合情合理吧?】

    尽管现场观众不多,但是网络各大赛事直播间里,弹幕依旧漫天飘。

    大连观众的这番举动带起了一片弹幕节奏。

    “最后,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YM战队代表!”任栋这次拖长语调,“R—a—n!”

    林燃被尬住了,但他又不敢笑,只能绷着嘴角上台。

    看到他暴露在舞台灯光下的那一刻,空旷的体育馆内瞬间人声鼎沸!

    数千名观众制造出来的巨大声响,顷刻间填满了整座场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yizhec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