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险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险

福影双至(节选 二)

作者: Jarro

      一个幽魂伸着爪子,满口冰冷的尖牙,从滚滚涌动的亡灵中冲出来。厄运小姐一颗子弹正中它面门。幽魂化作一阵烟尘,被风吹散了。

      又一枪过去,另一个亡灵也退散无踪。

      她虽然心里也有些害怕,但却微微一笑,然后飞快地窜到一根系缆桩后面换子弹。

      石头桩子历经风雨侵蚀,上面刻着河流之王的雕像。不知哪来的冲动,她倾过身子,在他咧嘴大笑的脸上印下一个吻。

      信则有。

      那该信神,还是子弹?亦或是,她自己的本事呢?

      手枪咯噔一响卡住了,她脸上的笑意登时退去。母亲的告诫从记忆最深处浮现出来。

      “莎拉,如果让别人来配火药,你的枪就会这样。”厄运小姐喃喃地说。她把手枪插回皮套,抽出了自己的佩剑。这是她从一个当时正北上前往恕瑞玛的船长手里抢来的战利品。做工精湛,堪称制剑工艺的典范。

      厄运小姐翻身站起,手枪快速击发,同时挥剑砍向雾中的灵体。枪火摧枯拉朽,剑光矫健如电。

      这些亡灵会感受到肉体的疼痛吗?似乎不太可能,但她确实打到了什么东西。

      她无暇考虑太多,而只感觉无论那是何方神圣,都会在她的剑下被打回原形。

      呼啸的亡灵风暴吞没了扒手广场。它们张扬着爪子,追捕着逃命的人群。

      有些人的血液被冻成了冰棍,有些人则眼看着自己的心脏被扯出胸腔。

      死了七个人,他们的灵魂从尸体上被剥离出来,变成了亡灵中的一员。

      但她英勇的部下毫不退缩,他们举起火枪和长剑殊死搏斗,嘴里要么喊着胡子女士、要么是自己的爱人,或者干脆是某些遥远地方的异教邪神。

      信就行了。厄运小姐心想。

      雷文一只腿半跪在地上,脸如金纸,呼吸急促得就像是在码头上干了一整天。

      几缕雾气像蛛丝一样黏上了他,脖子上那根阴燃着的女王草发出剧烈的桃红色光芒。

      “站起来!还没打完呢!”她冲着雷文大喊。

      “不用你跟我说!”他咬着牙站起来:“我见过的蚀魂夜,比你打理过的死老鼠尾巴还多!”

      厄运小姐还没来得及问他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看到雷文歪过身子往她身后开了一枪。一个似乎是狼与蝙蝠混合的亡灵惨叫着消失了。

      她立即拔枪,打死雷文身后一个已经露出爪牙的亡灵,算是还了副官一个人情。

      “大家趴下!”她大喊一声,从皮带上拧下两个破片炸弹,一个高抛扔进了浓雾中。

      爆炸声震耳欲聋,木片和碎石裹挟着火光和浓烟四处飞溅。

      晶亮的玻璃碎片像刀子一样瓢泼而下。

      广场上只剩下辛辣呛人的烟雾——但这里头可没有什么亡灵。

      雷文甩甩脑袋,手指在耳朵里掏个不停。

      “这炸弹是什么做的?”

      “黑火药,混上树脂和芸香。我特制的。”

      “那些东西对亡灵有用吗?”

      “我母亲相信有用。”

      “够厉害的。我觉得我们好像赢——”雷文刚要说下去。

      “别说。”厄运小姐打断了他。

      雾气再次缓缓地聚合起来。先是一束束卷须,然后现出怪兽的轮廓。拼凑起来的兽腿、含着尖牙的大口、钩状和螯状的前肢……这些亡灵,他们以为已经彻底解决了。

      阴云重聚,阴灵复起。

      俗话说的狗屎运,到底是狗屎还是好运?

      “原来死掉的人还真难杀啊。”厄运小姐强忍着恐惧,不希望别人看出来。

      她太天真了,居然以为靠着一些小工具还有盲目的信仰就能跟亡灵正面较量。她原打算向比尔吉沃特的人证明,他们根本不需要普朗克。人的命运应该由自己把握。

      但现在她把自己害死了不说,还把这座城市推进了炼狱。

      一个低沉的号角声扫过广场。紧接着又是一声。

      雷声大作,随着风暴渐渐靠近。

      不一会儿,雷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密,仿佛是一个巨人挥着铁锤发狂地砸在铁砧上。地面跟着颤抖起来。

      “天啊,那是什么东西啊?”雷文问。

      “不知道。”厄运小姐话音刚落,黑雾中出现了一个骑士的轮廓。午夜的天幕映衬着他的影子。他骑在一匹比例怪异的战马背上,头盔的形状如同恶魔的脑袋。

      “是个恐惧骑士。”厄运小姐说。

      雷文猛地摇头,他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才不是。”他绝望地说,“是战争之影……”

      令人僵硬的恐惧涟漪一般在众人中扩散开来。他是无可止步的杀戮,无法平息的怒火,无人幸存的噩梦。

      战争之影。

      他曾被人叫做赫卡里姆,但没人这是他的真名还是说书人的杜撰。只有蠢人才敢在炉火旁讲起有关他的黑暗传说,而且还得是在喝掉足够沉下一艘战舰的朗姆酒之后。

      战争之影已经从雾气中完全显现出来,厄运小姐这才发现,他不只是骑在马上这么简单。深寒的恐惧像裹尸布一样缠上了她的心口:也许赫卡里姆曾经是个骑士,但现在骑手和他的坐骑已经合二为一,变成了一头只为毁灭而生的参天巨兽。

      “我们被他们包围了。”有人小声地说。

      厄运小姐硬着头皮把视线从披坚执锐的半人马身上挪开,发现一大群鬼骑士靠上前来。他们的身上亮着苍绿色的半透明火光,手持泛着黑气的长矛和刀剑。赫卡里姆挺起一柄带钩的阔刃大戟,杀气腾腾的刀锋上迸出惨绿的火焰。

      “你知道哪里有逃生的密道吗?”雷文问。

      “不。”厄运小姐回答。“我要杀了那个杂种。”

      “杀了战争之影?”

      厄运小姐刚要开口,却看到一个头戴兜帽的身影从一间米店的屋顶上跳进了广场。他优雅地落在地上,陈旧的皮风衣在他身后翼展开来。他握着一对手枪,黄铜颜色的金属箍着几块像是刻石似的东西。厄运小姐从来没在母亲的制枪台上见过类似的武器。

      突然间,广场被双枪狂射而出的电光照亮了。

      刺眼的光芒让冥渊号的爆炸也相形失色。男人旋身的动作快如鞭击,瞄准和射击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停顿。

      电光所至,雾气便燃烧起来,亡魂纷纷在尖叫中散于无形。

      黑雾卷上半空,挟着赫卡里姆和他的部下离去了。

      厄运小姐明白这不过是稍作喘息而已。

      男人将手枪顺进枪套,转过头来看着厄运小姐。

      他掀起兜帽,露出一张英气勃发的脸庞,还有一对漾着愁苦的眼睛。

      “关于阴影,”他说,“只要光亮足够,他们就会散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yizhec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